負面也是種才華

by HUA


(照片攝於布魯克林joe’s pizza門口前的木椅,名為台北失控。)

(照片攝於布魯克林joe’s pizza門口前的木椅,名為台北失控。)

我有位朋友叫安東尼,美國人,職業是國際樂團鼓手兼音樂製作人。四天前才從歐洲巡迴一個月後回到紐約,星期天下午我們在布魯克林的blue bottle 咖啡廳約了見面。

「嘿,這次巡迴你狀態還好嗎?」知道安東尼本身有些私人小毛病的我問。

「之前好像沒有跟你提到,我有去看心理醫生幾個月,出國前他有開些藥,讓我在表演的期間狀態都還不錯。」安東尼訴說事情的時候,神情總是都笑笑的,好像被設了個「笑笑模式」的臉。

 

使得醫生會開藥對付的那些小毛病,據安東尼訴說是他無法在腦中停止的負面思考。



並不是在大城市從小長大的安東尼,關於負面思考這個毛病,他說是大約在九年前搬到紐約後才比較明顯有的症狀,尤其是當生活在紐約這麼競爭的城市裡,要說起才華,紐約確實有太多厲害的人材,導致安東尼腦中有個聲音總是告訴他自己不夠好。說他苦練有點不足以形容,再據他的說法,他時常是整天待在工作室練完鼓後,回家坐在電腦前吃著pizza邊編輯音樂,直到深夜躺在床上彈著吉他,時常這樣彈著彈著,就不小心就抱著吉他睡著了。

 

 

 

「根據你敘述,那有想過你是對的工作、生活還是你自己不滿意?」過沒多久又與一位藝術圈的朋友,聽著他目前現狀的訴苦,我問。

「我覺得都不滿意。」他說。

 

 

與安東尼和另位友人相約不同天的見面談話過後,我開始把他們平常在訴苦和抱怨的事情撇開,我看到他們一位是很優秀的音樂家,以及一位很有才華的藝術家,他們的共通點是都知道自己有負面揮之不去的想法,但同時在面對他們熱情所在的領域,作品卻總是讓人很佩服。
 


那該說負面就是應該的嗎?負面情緒是應該讓他人去接受的嗎?

 

我相信一定會有人不介意自己朋友是正面負面,管它是什麼面,你只想跟他相處而已,就例如比較能聽完後跳開負面思緒的我本人。我也相信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義務要去承受別人的情緒,如果你不喜歡,你覺得你會被影響,你也是可以選擇離開不聽,每個人能接受事物的程度都不同,記得我們都有選擇,如果想去避免你難受而對方也痛苦的局面,就是不當個爛好人。

 

現在除了正面經典語句在隨處可見,同時負面能量也如影隨形,這可說是健康的狀態但也是種病態,意味著沒有哪一面存在就是比較好棒棒,真正的答案除了每個各案不同之外,解答就是自在人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