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我要做善事?

by HUA


聽到被誇獎我是個善良的人,我總是覺得不好意思,就像我媽常會跟她朋友形容「恬恬(我的乳名)是善良的。」其實我是因為不苟同這樣的說法,而內心產生有不好意思的感覺。

 

有一幕在我國小五年級看過,印象深刻到現在還記得。就讀小學有段時間,我是名義上是田徑隊的,但實質上被歸類到田徑隊,原因在班導師的角度來說,因為我是全班身高最高的女生,所以覺得我適合運動類,而以我的角度來說,早自習可以不用待在教室,可以去操場假練習,所以我覺得能不待在教室也算賺到了。

 

那天是要代表學校去比賽,我和幾位代表參賽的同學同行,猜想學校大概是沒有其他預算讓我們包車去比賽現場,所以就坐上了學校給喜憨兒學生的校車。在一個停下來等待三十秒的紅燈,我坐在校車裡最後面的位子,往車子內僅有的小小窗外看見一位雙手推著四輪車的婆婆,九十度彎曲的身體,推著滿滿的回收物品,就猜婆婆有個七八十歲好了,她低著頭吃力地推著四輪車, 有那麼幾秒她先是看著我們貼有專送喜憨兒的校車標誌後,再往車窗裡看,剛好跟我對了上眼,她給了我一個親切的微笑。


接下來的一整天,我心不在焉甚至覺得難過,不斷腦中有個疑問就是為什麼婆婆要這麼辛苦,然後又為什麼婆婆在看似這麼辛苦的工作,還是可以給我一個溫暖的笑容。

 

 

回憶起這個畫面,讓我相信自己有種天性,就是看不過去的事情我會想盡一份心力去暫時解決它,再把這句話美化一點的意思就是「幫助弱勢等於做善事。」

還有些句話是人人也都知道的「助人為快樂之本」、「助人也助己」聽起來都是一件很不錯的好事,但其實我意識到自己會感到不好意思的真正原因是,我知道幫助他人,真的是幫到了我自己。

我相信每個遇見的人都是緣分,而讓我想去幫助的人,是他們變向的給了我一個機會,對於一個自己覺得難受的出口。

 

很多人都覺得不要求回報是件不可能的,或是失望被幫助的人其實背後是詐騙集團,我想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真相是什麼,只要是關於這顆地球上所發生的正在進行式、過去式甚至未來,人類太想要掌控過多層面的事情,事實上我們只能看清自己對事情的認知,尤其是世間流傳的「善事」一詞。

我們都知道自己不可能傾家蕩產的去幫助一位陌生人,即使他再慘都只會讓人感到心有餘力而不足,而自己選擇捐出去的任何一分錢,給出去後就不關我們的事情了,因為說穿了,幫助了別人確實也幫助了自己,幫助了自己暫時解決那種心中過意不去的感受。

 

 


負面也是種才華

by HUA


現在除了正面經典語句在隨處可見,同時負面能量也如影隨形,這可說是健康的狀態但也是種病態,意味著沒有哪一面存在就是比較好棒棒,真正的答案除了每個各案不同之外,解答就是自在人心了。

Read More

可不可以不要有夢想?

by HUA


「說實在的我沒有辦法跟沒有夢想的人交朋友,那些人看起來似乎就是在渾渾噩噩過日子。像妳當初大學畢業後跑去國外工作,勇敢的追夢現在不是實現自己夢想了嗎?做人應該就是要這樣才不枉費此生!」 某個下午,我帶著來紐約旅遊的朋友大衛去逛有機超市,聊天當中大衛講到對於身旁友人的看法。

Read More